DeFi 成了以太坊的护城河,其它公链还有希望吗?

曹寅:数字启蒙资本合伙人,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

数字货币市场十年投资回顾  

今天想谈谈对于这次上海区块链周的一些想法。本次上海区块链周的一大特色就是几乎所有下一代公链都齐聚上海,Eth2.0、Polkadot、Near Protocol、Solana、Harmony、Klaytn、Nervos 等。

我们特地把 Near Protocol、Harmony、Solana 团队,以及投资了诸多公链的德国基金 1kx 合伙人从上海拉到杭州做了一场公链 PK Meetup。由于个人和这些团队关系都不错,所以在 Meetup 上讨论了一些尖锐问题,深入探讨了当下做新公链是否还有意义。

自从进入大熊市以来,公链大泡沫已经破了不少,很多熊市前发布的公链已经事实性退出市场,因此不少市场观察者指出,公链竞争已经结束,以后就是以太坊一家独大的区块链 3.0 时代。

且不说这样的观点是否经得住时间考验,至少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 V 神并不这么看,他今年以来多次提出以太坊已经「满」了,呼吁尽快在以太坊上尽快部署可扩展性方案。事实也的确如此,一个 fairwin 资金盘就把以太坊给阻塞了,更不要说以前加密猫对以太坊造成的历史性大堵塞。

ETH1.0 从性能上很弱,虽然目前以太坊的开发者生态一骑绝尘,远超其他公链,不过,实事求是的说,以太坊生态之繁荣其实主要是因为以太坊的网络效应和治理结构。

开发者并非因为性能才选择以太坊,很多开发者在动手之前都会权衡比较以太坊以外其他主链的性能和生态,最终选择以太坊其实也是没有选择的选择。

可以说,公链泡沫 1.0 的破灭并不是因为 ETH1.0 太强,而实在是因为那些「ETH 杀手」们太不给力,ETH1.0 时代的竞争链几乎每一条都融了很多钱,归根到底还是人的问题。

眼下,ETH1.0 时代正在翻页,ETH2.0 的进程已经启动,放在现在的下一代竞争链面前是非常现实的问题,如何避免重蹈 ETH1.0 时代竞争链的覆辙?这是一个进行中的开放式问题,在此抛砖引玉地给出我的思考过程,希望能够启发更多的探讨,我将此问题进一步分解为以下两个问题:

是否要和以太坊竞争?靠什么和以太坊竞争? 

是否要和以太坊竞争?  

为什么要竞争,首先当然是因为有能力竞争,所有开发者都有创造自己公链的雄心,这值得称赞,但是做一条公链的难度是有目共睹。

不过,目前以太坊 2.0 的竞争链的开发团队都非等闲之辈,比如 Polkadot 直接就是由前以太坊 CTO Gavin Wood 领衔,Near Protocol 的开发团队有四名 ACM 金牌,10 名决赛选手,Solana 团队来自高通核心技术团队。

因此,这些牛人扎堆的 ETH2.0 竞争链在架构上都有非常独到让人惊叹的设计,代码实现能力也远超 ETH1.0 时代的那些竞争链,除了竞争链团队的实力,更重要的是,以太坊本身的局限性给这些新一代以太坊挑战者留下了足够竞争空间。

虽然 ETH2.0 的设计堪称卓越,PoS+信标链+分片+eWASM,脱胎换骨的 ETH2.0 性能远远将超越现在的以太坊,但是,就算比现有 TPS 强上千倍,仍有极限。

假设未来各类应用生态大爆发,ETH2.0 迟早有一天也将面临再扩容挑战。再者,PoS 和 PoW 共识之争仍在发酵,社区内支持 PoW 共识绝对去中心化的开发者和持币者并非少数。

虽说 ETH2.0 路线图中曾经明确,在 ETH2.0 所有阶段部署完成之后,基金会将评估 ETH1.0 的「computational availability」以决定社区是否仍然支持 ETH1.0,如果基金会和社区最终决定不再支持 ETH1.0,以太坊社区难免再次敌意硬分叉,社区分裂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必然会有一些开发者和 Dapp 转到其他公链之上。

此外,以太坊目前社区存在 DeFi Fever(DeFi 热),就连两位联合创始人 V 神和 Lubin 也承认以太坊正在成为 global decentralized finance ledger(全球分散式金融分类帐),这对以太坊而言是一件大好事。

在经过三年多的荒野徘徊之后,以太坊社区总算找到了应许之地,整个以太坊社区最近前所未有的活跃,不论从业务逻辑还是现实情况来看,DeFi 的确是非常适合目前区块链早期阶段的自洽商业模式,可以形成宝贵的链上闭环。

不过,事物总是具有两面性,以太坊的 DeFi 化,无意中其实排挤了以太坊上其他应用方向的开发者,最近几次的以太坊社区大会,几乎已经变成了 DeFi 大会,留给其他应用开发者的展示机会非常少。

社区内投资人和开发者对 DeFi 趋之若鹜的同时,把非 DeFi 应用晾在了一边,在正在开启的 ETH2.0 时代,以太坊可能出现「DeFi 自身强化效应」。即当大量 DeFi 协议部署在以太坊上之后,新的以太坊 EIP 不由得会更多偏向考虑 DeFi 应用和使用者的利益,使得以太坊从功能和治理上更 DeFi 垂直化。

这就给目前没有锁定某一项垂直应用方向的公链留下了机会,而且,在其他垂直应用方向,以太坊并不存在网络效应。

当然除了以上这些对于 ETH2.0 的展望以外,竞争链面前最确定的机会其实是时间,ETH2.0 的分阶段部署给竞争者们留下了至少一年半的时间窗口,如果各阶段出现延期,那时间窗口会更长,足够验证竞争链是否成功。

从以上这些机会窗口来看,同以太坊竞争不仅可行,而且成功概率并不小,不过成功的关键仍然在于竞争链团队是否看到了机会,以及是否可以正确把握宝贵机会。

靠什么和以太坊竞争?  

如前所言,以太坊虽然存在卓越的网络效应,但远非完美,摆在 ETH2.0 升级面前的挑战比开发一条新链还多。

目前的新一代竞争链几乎都是主打和以太坊一样的高性能分片方案,比如 Polkadot、Near Protocol、Solana、Harmony,其中不乏高手。

比如 Near Protocol 团队之前在高性能分布式数据库上就已经实现了分片,是全球首个实现分片的分布式系统,因此,同 ETH2.0 相比,谁的分片方案更好,仍然未可知也。

更何况,从技术上来说,这些竞争链拥有相对于以太坊的后发优势,这些新链不需要考虑如何说服矿工支持 PoS,不需要考虑现有的智能合约如何迁移到 ETH2.0 上。有人说,ETH2.0 升级就像一边开车一边换四个轮胎,非常形象,而这些明星竞争链则可以在车库内安心造车,等待上路的时候一鸣惊人。

不过即使拥有了技术后发优势,竞争链们还需要考虑另一个更为重要的问题:在动辄数千 TPS 的高性能链上,究竟要承载什么样的应用和服务?虽然所有竞争链都眼红当前以太坊上的 DeFi 生态,并且都在动手支持自己的 DeFi 生态,不过恕我直言,意义不大。

以太坊 DeFi 的网络效应是众多 DeFi 协议之间互相融合的结果,有 ETH 代币市值和充分流动性作为抵押资产的背书,更是整个以太坊社区积累四年多的社区信任。

目前来看,任何一条竞争链都不可能具备这样的能力和机会,除非这些公链想到主意能够将自己的 DeFi 生态嫁接到以太坊 DeFi 内,反之也行,比如 Polkadot 生态内的一些 DeFi 项目 PolkaWallet 正在利用 Polkadot 网络的跨链功能对接以太坊和比特币链上资产。

以太坊上的 DeFi 不可复制,但不等于以太坊 DeFi 的成功不可复制,区块链的应用方向绝不仅仅只有 DeFi,我看好的方向还有游戏、社交、娱乐等原生数字化的垂直方向。

开发者们需要找到像 DeFi 一样的 blockchain native domain,重点在于 native。

DeFi 并非是把传统金融商业模式直接搬到区块链上,而是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特性,利用了数字货币的原生金融属性,立足于当下数字货币市场的特殊套利需求,从底层重新设计,并且经过充分试错的新维度金融模式,DeFi 的成功颇为不易,甚至有点偶然,对于未来区块链商业的发展有里程碑意义。

用公链圣杯来形容 DeFi 并不为过。当然圣杯并非只有 DeFi 一个,竞争链也需要根据自己的技术特征,同社区一起锻造自己的圣杯,可能是 DeGa(me)、DeLe(isure)、DeSo(cial)。

这种探索,可以是像以太坊 DeFi 生态一样的大浪淘沙,适者生存,所谓的 permissionless innovation(非许可创新),也可以是 curated innovation(策划创新),即公链开发团队和应用开发者共同有倾向性设计,我认为,考虑到目前公链竞争的态势,curated innovation 可能对竞争链的发展更有利。

再展望一下,未来,很多公链都需要一个 curator 角色 , 通过深度思考,以理论和影响力带领社区寻找,设计,发展原生的 On-chain business model,现在在以太坊内这个角色是由大量的 KOL 承担的。

这些 DeFi KOL 都有各自的职业,有的是投资机构合伙人,有的是 DeFi 项目创始人,有的是交易所负责人,这些 KOL 共同的特点是,都是 DeFi 生态的 stake holder,因此从意愿上,从能力上胜任这个角色,竞争链们也需要寻找,支持 KOL 担任 curator 的社区角色。

综上,在当下 ETH2.0 刚刚启动之时,已经加入高性能公链赛道的竞争链们其实赢面并不小,不过这场比试的输赢并不是看谁能打败以太坊,只要以太坊不出现致命性的超级黑天鹅事件,以太坊作为第一公链的地位几乎不可撼动。

对于竞争链们来说,找到像 DeFi 一样的公链圣杯,和以太坊错位发展,互相促进,广泛吸取教训,不犯大错,就是竞争链的成功。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