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望、转型、曙光,文娱基金的冰火两重天

近期,移动内容平台趣头条宣布,旗下网络文学平台“米读”完成由华人文化产业基金(CMC)领投的1亿美元B轮融资。

这是华人文化近一年来极少数的在内容领域的投资。

过去一年,华人文化的几次重要出手,都非传统文娱项目——领投教育机构“掌门1+1”的3.5亿美元的E-1轮融资;参与投资O2O叮咚买菜B+轮融资,投资美妆品牌完美日记等。

早在2018年末,华人文化的首席执行官黎瑞就对媒体提到,“CMC资本近一年都没有投资内容公司。”可以看出,这家曾经募资百亿,国内文娱行业内最有实力和资源的文化产业及投资集团,早已把目光放在了更为广泛的科技、消费领域。

很多文娱投资人都在怀念三年前的好时光,2014年到2016年间,文娱圈热潮涌动,IP热潮火爆,电影、短视频、直播、动漫项目成为行业关注焦点,频频获得融资。

进入2019年,文娱产业遇冷,看相关项目的人越来越少了。虽然有拿下50亿票房的爆款电影《哪吒:魔童降世》,但更多纯内容项目寂寂无声。其中包括华人文化旗下东方梦工厂的《雪人奇缘》。这个在国庆档上映的动画电影,投入超过10亿元,截至目前全球收益破8000万美元,但国内票房只有1.05亿元。

2019年已经接近尾声,而公众能记得的文娱项目,似乎只有一个《哪吒》。

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告诉锌财经,《哪吒》很难复制,“一方面是导演踏实地积累多年,一方面又要感谢这个暑期档优秀电影集体缺席,才有了一枝独秀的局面。

而实际上,已经有人一哄而上。一位行业投资人提到,电影上映后,身边至少有5、6个人说要拍哪吒,甚至有的剧本已经出来了。“还能拍出什么水花呢?”他提到。

同期上映的《上海堡垒》口碑票房双失利,导演出面向大众道歉。一位国资背景的文娱基金投资人谢琼对锌财经感叹,当初没有投资《上海堡垒》,避开了一个大雷,“导演是拍爱情电影出身的,两个主演看上去也不合适,主创团队看着就不靠谱”。

行业正在挤走泡沫。文娱基金在寻找转型的契机。

盈动资本的投资经理罗威告诉锌财经,盈动的文娱基金目前已经不看内容行业,“很多行内的投资人转去投科技、投教育。”

诸多文娱基金在募集新一期资金时也遭遇了困难。2018年的前十个月,洪泰大文娱基金合伙人金城每天都在为募资奔波。用他的话说,“飞了105次,有一周在连续的饭局上一共喝掉了5斤白酒。”

好在他最后完成任务,新成立目标规模10亿人民币的文娱产业基金,并完成文娱基金4亿元的首次交割。新进入的LP(有限合伙人,指出资人)来自各行各业,旅游、房地产、科技等等。

“现在不再指望一个IP大赚,跨界整合是文娱投资今后的出路。” 金城认为。

要生存,必转型

“多看,少出手”是陈悦天最近几个月的状态。

辰海资本是国内知名聚焦文娱、科技的VC,团队投出过B站、A站、丝芭传媒等知名项目。

“今年明显比过去几年出手的项目要少。” 陈悦天提到,去年投资的偶像经济、高科技项目等,仍在关注,但一直没有下手。

他依然自信,基金运营和退出情况良好。“很多产业是完全可以自给自足的,比如偶像经济。”2018年,偶像经济元年,陈悦天投资了包括火箭少女Yammy所在的极创引力在内的多家偶像经纪公司,通过艺人参与影视剧、综艺、出版定制写真、专辑等,大部分公司运营良好。

金城提到,近期洪泰投资的多个项目,入局前就已经有很好的现金流。例如汉仪字库,“这是一家做字体设计的公司,主要营收来源是出售版权。正在筹备上市。从财报上看,它客户过万,每一家在营收中占比都不超过1%,这是很健康的发展模式。”

谢琼也提到,机构现在投资也会精打细算,现在更愿意投资线下场馆这类拥有稳定现金流的项目。因为这些公司年利润能有一两千万,但是估值普遍比较低,一般不会超过五千万。这意味着找到下家接盘比较容易。

另一方面,投资人对以IP为主导的团队投资变得更为慎重。过去几年常见的投资爆品意识已经不是常态。

“过去一年投资的诸多影视项目里,只有《战狼2》是赚钱的,但我们的投资比重很小。”谢琼提到。 

2016、2017年一度流行保底发行,大量基金的钱进入,片方可以公开对票房进行业绩对赌。但现在,这不再是一笔划算的生意。

东方富海文化消费基金负责人郑光泳告诉锌财经,他们近期几乎不再选择赌爆款,而去参照整个行业的平均收益来进行投资,这也是大部分VC的选择。

谢琼提到,经过两年的反思,整个文娱基金的投资逻辑都有一个较大的变化,不再跟随流量明星走,“这也是市场和消费者的成熟,反向要求电影出品方制作更精良的作品,不再为流量的作品买单了。

寒冬中,更多文娱基金要面临的是转型。

横店的剧组开工数在减少,内容新媒体创业热度冷却,游戏创业因为版号限制依然困难,直播平台则已经成为寡头之争,小玩家失去生存空间,整个行业上下游都在面临困境。对于文娱基金负责人来说,转型是必然要求。

黎瑞刚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CMC资本早已不止投资文娱类的公司,还涉及到科技、消费、教育等领域。

陈悦天和辰海资本也把更多精力放在科技领域,关注VR、云游戏等新兴行业。

范卫锋把目光放在内容与教育的跨界合作。高樟资本连续投资了“圈外商学院”、“好学家长”、“鲸溪网校”等项目。“我们现在投项目的方法是立足于一个点,我们把这个赛道称作精神消费,这包含了更多的领域。”范卫锋提到。

金城投资了言几又,他不是看中书店,而是看中它通过书获取流量,导流到咖啡、餐饮、空间运营等,形成稳定的商业模式。

金城认为,在新一期的募集过程中,文娱概念已经升级为泛文化,“这包括了文旅、消费类文创等分支。

难熬的冰火两重天

蜂拥而上的盛景似乎还在昨天。2018年,文娱创业经历了断崖式的下滑。寒冬中,大多数文娱基金退出,或者为募集新一期而感到苦恼。

根据IT桔子数据显示,2019年至今,影视行业相关的投资仅为十位数。

易凯资本CEO王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文娱行业资金收缩,将影响整体行业的估值。“我们判断2019下半年流入一级市场的资金至少减少50%-60%,甚至可能减少70%-80%。受其影响,中国一级市场中创业公司的估值水平半年内会普降30%。

对文娱基金来讲,三条主要的退出渠道,IPO、并购、外部股权转让,都不复往年的畅通。

而提到上市,几乎锌财经采访的所有投资人都会发出长叹。根据 Choice 的数据,2018 年至今,A 股文化传媒板块仅完成了两项增发,累计融资额仅 17.23 亿元,影视板块 IPO 则仍保持着零的纪录。

“现在指望一家公司,尤其是内容为主的公司成功独立IPO上市,几乎是不可能的。金城提到。

然而让更多投资人头疼的,是文娱行业本身的缓慢发展与IP开发的不确定性。

因为投资了很多二次元项目,陈悦天一度被称为“二次元捕手”。他发现,很多行业盈利前景堪忧。

“比如漫画,头部的快看漫画2016年已经估值15亿元,之后又拿了几轮融资,但是依然不赚钱。直到最近要腾讯入股来引导后续发展。”陈悦天提到。

种种困难背后,政策仍然是文娱基金的“生死线”,政策的变化直接影响的是基金的退出渠道。2018年10月,证监会下发文件明确要求上市公司募集资金不得跨界投资影视,这严重影响了创业公司借壳IPO的路径。而2016年开始的旅游、水泥、重工业公司跨界并购影视公司以实现转型的热潮也正式褪去。

范卫锋认为,目前行业的转冷或者说调整 ,其实是在为前几年的泡沫买单。

2015年11月,范卫锋成立高樟资本正式进入文娱投资领域时,股市中文娱版块的泡沫正是最高的时候,影视、新媒体等领域涌入了部分商业模式模糊、却依然获得高融资、高估值的项目,收割了一批VC韭菜和散户韭菜。

热钱的涌入、恶性竞争也牵连了一批优质的公司。“一堆的皮包公司或者是IP项目融到了一大堆热钱,导致他们在市面上恶性竞争,也不能实现他们预期的业绩,整个市场对行业的预期也有所下降。但是其中也有真正成长起来、实现业绩的好公司。范卫锋提到。

几年下来,很多项目的估值已经被推得很高,此前入局的投资方很难遇到新的接盘者,也更不愿意接受低价的入局者。

这同时也增加了投资的难度。谢琼告诉锌财经,“有些项目谈不下来,是因为公司前几轮的投资人,进场的时候60个亿,你这一轮进场只谈30个亿,他会愿意吗?”

在很多文娱项目中,即使是知名基金,也很难拿到从项目中拿到回款。

郑光泳向锌财经提到,“影视行业的运行机制是开了一部片,然后又不断地开下一部,上一部片子的回款很可能直接投入到下一部中了,这从影视公司经营的角度来看,他们肯定是希望自己的片子可以滚动地发,他不想把这笔钱过早地给投资人。”

为此,东方富海的投资人设计了一套“股权+项目”的投资:重点以影视公司本身的股权为主,然后再配套他们的项目,在有股权绑定的情况下对于项目财务监管的把控力度大幅增强。

但这很难逆转文娱基金的颓势,“过去一年,行业里不少文娱基金都消失了。”谢琼提到。

而在2019年,几乎很少再有新的文娱基金出现,备案基金数量从2018年的115个锐减到17个。

基金业协会备案的文化基金数量

一线曙光

到了2019年下半年,很多迹象在显示文娱行业或许有所回暖。

政策松动是第一缕曙光。

2018年年末开始的,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进一步支持文化企业发展的规定》中对于落实对文化类企业在财政税收、投融资方面的优惠政策做了详细说明,也明确了多项利好政策,包括电影发行收入免征增值税、鼓励在商业演出和电影放映中安排低价场次或门票等。

2019年初,文化企业上市重获利好。郑光泳提到,“有政策文件提及,A股开始允许文化类公司报IPO,政府‘松口’了。”同时期,经历长时间冻结等待的游戏版号审批流程正式重启,游戏产品又能顺利进入市场。

另一方面,此前割裂开的不同背景的文娱基金开始加强合作。

此前,市场上主要分为国有资本主导型(如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SMG等),产业方主导型(如光线、阿里大文娱、腾讯互娱等主导)和专业投资机构主导型(红杉、IDG等)。

BAT等大公司对大文娱行业的布局,无疑是行业前进的重要动力。

2019年以来,单笔超过1亿美金的融资,很多也集中在文创领域。比如阿里巴巴8亿美元战略投资网易云音乐;阿里巴巴数千万美元战略投资B站,1.7亿美元投资趣头条;百度与快手投资知乎F轮4.34亿美元融资;腾讯1.16亿美元投资快看漫画等。

“文娱是刚需,是重要的流量入口,占据了大量用户时间。从这点来看,巨头也不会放过投资的机会。”金城提到。

此前,财务投资机构一直被称为最“无情”的一方。往往是趁热度跟进,热度退去后就撤资。

但现在,VC也开始和上述两种基金合作,尝试股权和产业共同投资。比如辰海资本最新投资了十三月影视,一家网络电影、网剧制作公司,其股东中也出现了视频网站、微影等身影。

“纯投股权,投资周期会拉得较长,对于项目回款也缺乏控制,纯投项目,对于项目的运营层面不清楚,项目财务极不透明, ‘股权+项目’的模式相对更适合财务投资人一些。”郑光泳告诉锌财经。

金城也提到,随着合作的逐步加强,文娱基金的压力也有所减小。基金搭配产业上下游的大公司布局,是一个好选择。意味着基金从单纯的财务投资向“财务+产业”过渡。

随着纯财务投资减少,金城认为,并购是文娱项目较为理想的归宿。

“最简单的一个逻辑,比如说我们和上市公司一起去投,减少财务压力,或者我们投了之后直接卖给上市公司。”金城提到。

从长远看,国内文娱行业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美国五大影业市值都在500亿美元以上,发展成为大型传媒集团。迪士尼等的经验显示,从IP出发联动上下游产业,是一个国内有待跑通的商业模式。

“整个文娱创业从国企管理,到完全进入市场,进行商业化运作,不过是最近10年的事情,比起互联网,需要更漫长的适应过程。”金城提到。

郑光泳和谢琼都认为,2018年的“崔永元”事件引发的连锁反应,恰恰是影视行业规范洗牌的关键,“现在资本助推影视行业的上下游发力,倒逼影视行业商业模式的改变,从而提高影视产品的整体质量。”

他们认为,在未来5-10年内中国会出现像美国好莱坞一样的影视黄金时代。

寒冬下,继续坚持这个窄众领域的投资人们,优势依然存在。

最近,谢琼透露,她所在的机构已经募集到了新一期5亿元文娱基金;东方富海文化消费基金的新一轮募资也达到3亿;高樟资本的第2期文娱基金也在2018募集结束。

“泡沫挤干净,现在是翻盘的最好时候。”金城提到。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谢琼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