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图开始盈利了

美图公司公布2019年全年业绩,期内持续经营业务实现总收入9.77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2%。2019年的经调整归母净亏损减少77.7%至人民币1.908亿元。2019年第四季度,美图公司开始产生净利润。

截至2019年12月底,公司月活跃用户总数为2.825亿,其中美图秀秀的月活跃用户数有0.9%的轻微波动。但得益于在社区转型方面作出的持续努力,美图秀秀的用户参与度出现上升。社区用户的日均使用时长在2019年下半年达到13.6分钟,而上半年则为12.5分钟。

第四季度实现经调整净利润,在线广告成为最大收入来源

2019年公司整体毛利的增长远高于收入的增长。2019年公司毛利同比大幅增长42.1%,达人民币6.993亿元;其中下半年同比增长55.2%,高于上半年同比28.4%的增速,且在第四季度毛利增长进一步提速。

这背后的驱动力来自于收入结构中利润较高的业务占比增加,如在线广告,高级订阅服务及应用内购买等。此外,公司还实施了以提高效率为重点的成本优化计划。

尽管2019年存在宏观不确定性及行业不利因素,公司在线广告的收入仍然大幅增长21.1%,达到7.519亿元人民币,在总收入中占76.9%。

同时,“高级订阅及应用内购买”业务成为一项重要的商业模式,收入同比增长518.1%达8598.7万元人民币,成为增长最快的板块。

“我们的广告收入跟其他APP的广告收入是有差距的,而这个差距其实就是在于社区化的成功。我们其实认为不花钱也是可以促进用户增长,用户使用的深度,广告就会增长。”美图公司首席财务官颜劲良在财报发布会的电话会议中表示。

广告收入的增长,主要是来自大客户广告主的平均收入有所增加。期内公司根据这些广告主的特定需求提供了全面营销的解决方案,推出了若干量身定制的广告产品,如AR特效广告、社区话题营销、主题营销等,让美图的品牌广告主能更好地触达消费者。

同时,随着流量的稳定和用户参与度不断提高,公司继续加大广告库存并引入新广告形式,如HotShot及TopView,持续吸引广告主。

在成本控制上,最主要的费用降低体现在销售费用,销售及营销费用从2018年7.8亿人民币下降到2019年的3.31亿人民币,最核心原因是用户获取策略上做了一些调整,从大型品牌的推广和大力度的用户买量改变成为从产品功能以口口相传为主导的用户增长策略。

美图公司CEO吴欣鸿在电话会议中表示,以前的广告业务更多是给广告主展示他们的品牌,但随着品牌星球的计划推出,美图广告产品会加入一些让品牌主可以更好和他们粉丝互动的机制和活动。例如,帮助品牌联动网红做推广,或者是利用美图的AI测肤技术帮助用户更好的选择产品。

订阅模式增长最快,疫情为海外业务带来机遇

高级订阅服务及应用内购买主要应用在海外产品BeautyPlus及AirBrush中,是收入增长最快的业务,未来将继续是公司一项重要的商业模式。期内收入同比强劲增长518.1%至人民币8598.7万元,在总收入的占比也从2018年底的1.5%扩大至8.8%。这也是增长最快的业务板块。

高级订阅服务在2019年表现十分亮眼,收入达到接近8600万,比2018年全年同比增长超过5倍。通过付费订阅,用户不仅可以解锁一些高级的修图功能,更加可以使用一些带有迪斯尼或者HelloKitty等国际知名IP的AR滤镜和素材,深受海外用户欢迎。

吴欣鸿称,海外的两款产品BeautyPlus和“AirBrush”都是以付费订阅为主,“我们使用了NPS(Net Promoter Score),净推荐值的调研方式来解决用户的痛点,针对用户给出的各种反馈和各种需求,所以我们的用户增长基本上是基于我们对用户需求的洞察,这样小步快跑的模式。”

美图公司预计,单个付费用户的平均收入,以及付费用户的规模仍有开发的潜力。颜劲良表示:“海外传统的企业因为受到疫情的影响,他们可能在广告投放上会比较少,会导致他们正在抢这个广告资源的时候没有这么凶猛,最终导致用户去买量给我们更好的机会,更便宜的方式做用户增长。”

在疫情的影响下,美图的用户数达到了历史新高。美图秀秀的MAU在今年2月份达到接近1.23亿的MAU。

美图公司董事长蔡文胜还表示,美图的一些新业务,比如让用户通过手机APP直接能跟三甲皮肤医院对接美图皮肤医生,以及美图旗下大街网推出服务直播MCN机构,从招聘到管理的一站式服务,也在疫情阶段迎来了很大的发展机遇。